倾听她们的声音 - 凤凰彩票购彩,凤凰彩票购彩攻略,凤凰彩票购彩大厅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倾听她们的声音

作者:未知

  天气冷了起来。刚刚从温暖的南方回到成都,早起,加衣,抬头看一看从内心想着要亲切的天空。这个季节似乎离诗歌越来越远,时间再放长一些,也许,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可以用诗歌来抚慰心灵的时代了。街上的行人,一律的麻木,衣着的差别,已经不足以区分他们的心性。这是一个机器的时代,人们像是零件一样,撒落在这个世界上,有他们的位置,他们的担当,他们需要的付出。可是,他们是凉的,如同那铁,或者暧昧的黄金,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如同此时,我坐在冰凉的电脑前,看着这些通过网络传过来的文字。突然想到,台湾好像不说网络,而是讲网路,路好呀,有路就有前人走过的体温,就有现时中的人在上面来回的走动,哪怕是那些走动有些轻,有些虚无,但是,总归是有些人气的,总归是人的一种去处。因为,人生的所有意义都是在路上完成的。
  收到藏族青年女诗人、《草地》文学双月刊主编蓝晓寄来的邮件,已经有些日子了。蓝晓最早和我谈起要做这么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我当即对这件看似简单的举动,表达了钦佩。因为这是阿坝女诗人们第一次这样齐整地展示她们属于诗歌的才华和属于女性的情感。现在女诗人们出书的很多,合集也不少,情趣相投的,风格、地域相近的都在纷纷地张显着她们自己的心灵。《她们的诗》,阿坝的女诗人们会用一种什么样的形态展示她们内心的情感?她们是如何认知雪山草地这片童话与现实共生,传奇与质朴同在的的热土?她们的歌声中,哪些是雪山深处芬芳了千年的格桑花,她们的歌声中,哪些是古碉旁边被羌笛传唱久远的羊角花……
  
  阿米拉果的《酥油花》,一经绽放就让人深深地打动。
  早已是百花凋败,草木枯索
  正月十五,我拿什么供奉到佛前
  
  那个花一样的女人
  浑身散发酥油香
  她乘夜潜入了谁的梦
  
  今夜,谁的梦境雕梁画栋,鸟语花香
  谁在梦中吐气如兰
  
  在黎明前催开佛前的酥油花
  瞬间与永恒登场
  是啊,今夜,谁的梦境雕梁画栋,鸟语花香,酥油在佛像前开放着女人的花朵。女人们一律高贵,用酥油制成的花朵,吐气若兰,然后,瞬间与永恒登场。强烈的宗教气息和浓郁的中国诗歌意境相互呼应,像一幅唐卡,把我们从瞬间的感悟一直带到雪域高原独有的永恒之中。除此之外,诗人在她不多的诗作给人一种灵性,这种灵性是做人的根本,也是诗歌的根本。
  
  阿熙・秋吉的诗作,更多地传承了藏族诗歌的特质,让人可以明显感受到藏族诗歌才有的那种对美好向往极其通透的吟唱。我在阅读中一直以为这是一个男诗人的作品,写这几个字时,才知道阿熙・秋吉属于《她们》。在她的诗歌作品中其实也不乏高原独特的视觉观察汉语世界的好作品,比如《域外踏歌》。
  
  淑玉的清照,
  一个女子的蓝,
  像隔世的青瓷,
  长出了笛音.
  哪栋街楼哪段竹节,
  镌刻有她的名字?
  
  想象古时英雄骑虎而至,
  因为浣纱的美人。
  搂抱我的烟雨村庄,
  将雨水安顿在圣贤的眼中。
  
  当春天楔入四月,
  我看见瘦小的寒,
  被你的手掌捂出花朵。
  
  虽然我裙装褴褛,
  像一株齐鲁的茱萸,
  举着原地待命的词。
  ……
  这首小诗已经不容易看出是一个安多藏族了。对汉语诗歌意境的把握,像是中国古代一位弱弱的女子,终日读诗,情到之处,极为自然的流露,技术像是不重要的,像是马鞍,华丽与否,与骏马无关。
  
  大唐卓玛,画家。今年夏天,大唐卓玛和她的画家先生一道在成都举办了画展,在画展上,我讲了读过他们画之后的想法,杨瑞洪先生那天展出的画几乎都在用优美的线条给读者剖析那些唯美的片断,而大唐卓玛则用能够撞击人心灵的色块给我们演绎一个个让人欲罢不能的高原故事。中国自古诗画一家,在她的诗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个画家的理想和她的深度。在《那日》一诗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她的笔触正在属于自己内心世界的画布上游走的身姿。
  那日
  我们在望丛寺望莲。
  
  女儿行云流水般的线条运行纸上
  她的心境该是抵达了莲的中心
  
  一阵清风拂来
  莲一般随风摇曳的孩子哦
  运行在荷叶飞动神灵驻足的水面
  而我正抵达孩子那明净的心灵
  在当下,望莲已经是一种精神的奢侈,人类走到今天,遗失的东西已是无数,包括清风,明月等等,也许只有还没长大的孩子才是我们自己的。举一个例子:如果说这世上已经没有一块干净的画布了,而大唐卓玛却在它上面试图画出最美的图画出来,祝愿她吧。
  
  胡荣凤是一位小学教师。羌山岷江的确给了我们更多的雄壮,以及云朵之上的豪迈,这个民族也愿意把自己称之为云朵上的民族,就像他们几千年来顽强的意志一样。可是,每当提到这些时,我们似乎便少了柔情,少了些细微,也少了些从讲台上下来后应该想到的星儿的梦、月儿的情、太阳的执著,以及青春的嫁衣。在《月夜想你》中,诗人的倾诉,就像小城一样的宁静。
  亲爱的
  今夜春风和美
  我疏理着记忆
  是你深情地托起我的羽翼
  慢慢地掠过平地
  在你温暖的怀里
  我娇小若蝶
  
  亲爱的
  岁月留在了日记
  爱你的心与星月同系
  看着你回望我的眼眸
  湖海般的轻柔
  我享受沉浸的美丽
  ……
  这般的倾诉,唯有真情才能维系,才能娇小若蝶,才能沉浸于万般的美丽。
  
  静子是我比较熟悉的女诗人。还记得她出的第一本诗集,书名叫做《守望牧歌》,并且还给这本书写过一篇小文章。在这篇文章里我提到了她的先生,是我曾经的同事,人很好。过去静子写的诗我大多读过,关于静子从读大学就开始写诗,一直在坚持,也是她先生告诉我的。静子的诗歌和其他女诗人的区别在于,她的诗大都从大处入手,少了些女诗人的胭脂味,这也许利益于她在政府部门任职的经历和观察事物的高度与角度。
   ……
  空台上了无人影的喧闹令什么地方在疼痛
  三月的邀约让我在360公里外与海棠邂逅
  诗人墨客的神往从冬眠中以另一种方式苏醒
  梦中的海棠就此如火如荼地盛开
  ……
  隔着360公里
  隔着各色各样的眼神和一闪而过的风景
  能否听出古老诗词的寓意
  想象中的海棠成为心事
  垂丝、西府、贴梗、木瓜
  花红的细节总被我一再编排
  枯瘦的手指不由自主伸出来
  焦急地想要握住一些唐诗宋词的碎片
  ……
  浅胭脂色若隐若现,是某种状态转换的暗示
  触摸的印记再一次证明绿肥红瘦的声声呼吸
  
  和海棠的缘分在三月碰头
  突如其来胭脂红的歌谣在花影必经的路上等候
  不紧不慢的日子里我蹑足而至
  一直试图让自己的足尖临摹得更加轻盈
  循着360个段落的脚印
  生生让一簇海棠独依画栏作为诗的形象站立千年
  
  这个春天与海棠有关的点点滴滴都和我有关
  你姹紫的细节和我矫情的叹息撒落了一地
  ――摘自《 360公里外与海棠邂逅》
  “ 这个春天与海棠有关的点点滴滴都和我有关/你姹紫的细节和我矫情的叹息撒落了一地”。是啊,这是一个无关的时代,人们对事物的判断首先需要得出的结论是与自己是否有关,然后,便是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其实,这个世界的每一个细微处都和我们关联着,只有看到这一点的人,才会用心去善待这个时代,包括它的冷漠。
  
  康若文琴虽然是70后的年轻女诗人,可在这本诗集里,她算是老诗人了。出道很早,参加工作便在《草地》编辑部作诗歌编辑,与阿来,现在的主编蓝晓都是同事,在阿坝州的那个范围,她是老资格了,当年很多年龄大的作者都要称她为老师的。2002年的冬天,我从九寨沟调动到小金县工作,因为那次调动的人多,州里便是集体谈话。早上,会场的门口,康若文琴朝我叫到:龚学敏,你不认识我了?我还编过你的诗歌呢。那么多的人都盯着我。这下好了,下次见着还在县上任着要职的康若文琴,我也叫一声:周文琴,你不认识我了,我还给你的诗写过东西呢。我不知道这首《风的低语》写在什么时候,我关心的是这首诗后面,她的阅读经历和写作的理想。
  我的女主人啊,
  打开您的房门吧
  您看,我摇曳麦田如次第开放的玫瑰
  动荡,招摇,犹如海洋
  只为你抬眼看见群鸟在缤纷的景象上翩跹
  我放牧云朵聚聚散散
  我的女主人啊
  是我
  是我,暴雨之夜吹断船索
  用呼啸的衣角抽打你微启的房门
  柔曼的窗纱劈啪作响
  梦惊了一地
  我以为园中假寐的花朵也被连根拔起
  是我啊,我的女主人
  您看,我用橡树的呜咽,野草的叹息为您
  歌唱
  让我为您吹阳光的鳞片在树叶上流动吧
  我拍击着海鸥的翅膀翱翔在浪尖上
  只为用眼睛叩响您的纱窗
  打开房门
  伸出双臂揽住我动荡的脚步吧
  我躁动的心灵等着您的安抚
  您看,顺着您诗般温暖的呼吸
  晚秋卸去叶子的白桦树
  枝干清晰地直指云朵
  ……
  ――《风的低语》
  诗歌里面明显地有着我们现实生活中没有的景象,一种更加直接的抒情,能够把我们带到崇尚情感的地方,浪漫主义的浓郁色彩,勾勒出了诗人的阅读痕迹和心灵的归宿。
  
  在羌山古碉旁;在岷江奔流间;在时间和生命的缝隙里,我用自己独有的声音吟唱着执着者之歌。这是女诗人雷子的生存状态和诗歌写作状态。雷子过去的诗歌作品我大都读过,她已经是羌族中最为成熟,文学成就最高的女诗人了。雷子创作的题材大都是她身边的事和物,以及由这些而产生的遐想。“5.12”汶川大地震之前,雷子就写过一首关于地震的长诗,现在都还依稀记得。可是2009年的深秋,对于她来说无疑是又一次的大地震。
  2009年深秋的一个事件
  将我的灵魂拉进沼泽的泥潭
  一场劫难源于在地球某处施放的病毒
  孩子,我十四岁的儿子
  在课堂上突然呕吐、晕厥
  惊动了校园师生与威州街道急促的尘土
  孩子搂你于心口
  是否感觉到母亲的心跳动得如此无助
  在崎岖的山路上奔跑
  在命运未知的断层下寻路
  孩子你突兀的骨骼是莫名的悬崖
  我在悬空的峭壁惊恐疾呼
  上苍!告诉我用怎样的姿势搂你
  ……
  ――《失语的冬季》
  我是在成都的省医院看到雷子和她失语的儿子的。青年诗人王望和我一同到病房的那个中午,天阴着,像是诗人的心境,也是诗人和他人不同的接受苦难的方式。当时讲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在这方面的表达向来是很不得体,我只是清楚,雷子是一个把诗歌作为宗教的人,有了宗教便可以救赎,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做到这一点,已是相当的不易,至于其它已经不重要了。
  
  从刘维不多的诗作里,我们仿佛可以看到阿坝草原这幅色彩斑斓的画卷自然、清新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没有一丝的娇揉造作,像是天成的嘎曲河,像是嘎曲河静静的流淌。
  那是一泓让人心醉的圣水
  一种恣情率性的清冽
  一种让人心旌摇荡的纯洁
  一种膜拜着生命的血液
  在涟漪里泛着神圣的光芒
  一同穿越岁月沧桑的年轮
  默行佛语如涛的千年跪拜
  任钟声划破长空
  放牧天边的白云
  悠悠白河诠释着一段马蹄声叩醒的梦
  高原风扬起经幡将佛经虔诚的诵读
  涌动的经文搏动伟岸的胸怀。
  激昂着生命的恒久劲歌
  ……
  ――《行走在嘎曲河流淌的地方》
  一种清冽,一种纯洁,一种膜拜……足以穿越岁月的沧桑,穿越我们千年的的梦想。
  
  借人生丰富的阅历,怀从容淡定的心境,向瑞玲如是说。其实有意义的人生不外如此,何止是诗歌。一个真正优秀的诗人必须依靠的两点,一是天赋,这是没法说清的,你不写出来,你就不知道你有没有天赋,你没有放下那么多人放不下的,没有用心去写,你也不知道你本来有的天赋,是否被蒙蔽。二是境界,古人讲功夫在诗外,便是讲的这理,做人没到通达,诗歌是通达不了的。在向瑞玲的诗歌中,我们更多地读到了诗人对人生的感悟和对美好生活的抒怀。中国传统诗学中的唯美,是汉语诗歌的特点之一,也是当下这个时代需要的坚守。
  此时的你是否
  躲在失落的梦里¬
  望着连绵小雨追忆¬
  ¬
  五月天空满世界的雨¬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你像一只失速的流萤
  ¬¬
  缠绵的雨不知疲倦
  ¬扬扬洒洒
  从夜晚持续到黎明¬
  下得惬意又甜蜜¬
   ¬
  这滴滴牵绊¬
  迷失你¬ 牵着你¬
  落入仲夏夜之梦¬
  不小心打湿五月心情¬
  ¬
  这个多雨的夏季¬
  流萤已经飞走¬
  绵绵细雨
  是为了远飞的流萤¬
  还是为了空落落的梦景¬
  潮湿的心越来越沉¬
  ¬
  远方的你是否¬
  躲在七月的雨中追忆¬
  遗失在五月的雨
  ¬――《你是否也在追忆》
  细微到了流萤,一切的过去,一切的回忆,一切的时光,需要小,要和细雨一致,要和从七月回到五月的路上的那丝甜蜜一致,和路上静静走着的梦景一致,还有可以打动心情的流萤。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一切都在遗失,唯有一个远方的你了。也许这就是生活。
  
  远星的杂货铺在州府马尔康的市中心,口岸好,送货也很及时,老主顾多,所以生意是好的,只是,我把店名忘记了。朋友们聚会的时候,总是要问一问她经营的小店生意如何,每一次远星都会回答不错的,感谢朋友们的支持,然后就讲在什么什么地方看到那位朋友发表的作品了,写得如何好,然后简单地讲讲自己的写作和关于生活的看法。远星是个不复杂的人,所以她会一直地爱着诗歌,所以她与世界的关系就像是诗歌《微风阳光和蓝色的雏菊》中的对话一样清晰。
  阳光:
  即使你与地面贴得那么近
  毫无高傲之处
  我也喜欢
  
  风把那丝温柔吹拂
  你颌首含笑
  风啊―
  我只有孤独的舞步
  别的一无所有
  
  太阳笑了
  这美丽的花朵
  在山谷兀自开放
  你的给予已经足够
  ……
  ――《微风阳光和蓝色的雏菊》
  当一个人真正意识到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这就是她开始拥有她原本该有的一种开始,如同花朵拥有了阳光。
  
  杨萍的诗歌创作题材总是围绕着她可以感知的现实世界,《樱桃熟了》、《蒲公英的情愫》、《雪》、《新生的羌城》等。对身边事物的观察和写作,看似容易,却又是一件有难度的事情,因为人们对这些的熟悉和更多的书写,会增加写作过程中出新的难度,要在这种状态下抒发出自己独特的感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杨萍在《九顶山听雨》中就不是简单地写一次旅途了,而是把对生活的思考溶入了诗歌。
  夜雨是上苍安魂的木鱼
  滴滴敲在人类有形无魂的空壳上
  九顶山肃穆着
  似横卧的哲人
  
  帐顶上的雨声
  渐远渐近
  雨中的山鸟
  衔走我潮湿的激情
  
  花香多情随山雨而来
  今晚的艳遇
  足够我享受一生
  而雾下云松
  似聆听跳跃的小松鼠
  牵引我久闭的诗情
  ……
  ――《九顶山听雨》
  能够把一夜的花香享受一生的人,是一种境界,是这个时代需要的宁静。
  
  这本诗集中,教师或是作过教师的,占了不少。在高原上当教师,像是和别处不同,地域、文化背景的不同,使得教师和学生都更加地接近自然,这种接近,以及她们的心情,有时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周家琴在《冬天的心情》中把貌似平常的生活¬书写成了诗歌。
  其实,这个冬天¬
  我一直在盼¬
  盼你的音讯催开手机的花苞¬
  我一直在想¬
  想你在一页页冰雪之后¬
  怎样信守盟约为真情叫好¬
  我一直在听¬
  听你文字的内核里¬
  关于幸福的唠叨¬
  ¬
  真的,这个严冬¬
  虽然河水已瘦¬
  但我青葱的心依然丰饶¬
  只把歌声留在身后¬
  牵引不断回春的暖冬的风¬
  其实¬
  当你的身体站成梅枝¬
  我就是你枝头上的那只红鸟¬
  在雪花绽开的冷香中¬
  啼鸣而且舞蹈
  ――《冬天的心情》
  你的音讯催开手机的花苞,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比喻。
  
  蓝晓是《草地》文学双月刊的主编,之所以能够出这样的一本阿坝州女诗人的诗集,也是蓝晓这个文学的有心人对文学的执着,一个地方,一群人,的确需要蓝晓这样的一个人。关于蓝晓,我在一篇文章里这样说过:在我的记忆中,作为诗人的蓝晓,除了外出读大学的那几年,一直都在这幅美丽的嘉绒版图中生活,工作,还有写作……体验着与诗歌一样美好的的生活,从事着令许许多多有着文学梦想的人们所羡慕的工作。还有就是美好地写作。而且,写着所有与美好有关的文字。这句话现在看来,我是需要重新考虑了,像是她在《一棵熟悉的树》中传递出来的思索。
  这是一棵熟悉的树
  熟悉它发芽开花结果落叶
  和那些再一次发芽开花结果落叶的日子
  熟悉它每一片叶的经脉
  每一枝桠的弧度
  熟悉它享受的阳光和吮吸的水分
  以及每一触根须的深度
  这是一棵熟悉的树
  它的每一次呼吸
  都跳跃在我的心中
  
  时光在树的花开花谢中流逝
  岁月在树的叶起叶落中起伏
  这一年
  阳光像风一样漫卷四季
  漫卷村庄和这棵熟悉的树
  阳光暖暖的
  暖得这棵熟悉的树
  七月又开花
  深秋不落叶
  
  这一年阳光暖暖的
  我不再熟悉这棵树
  ――《一棵熟悉的树》
  最后是我不再熟悉这棵树。诗人不会简单地从这棵树七月又开花,深秋不落叶而得出一个与自己的熟悉截然相反的暗示。生活在变,那幅属于美丽的嘉绒版图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不管是我们情愿,还是不情愿。这一年,阳光暖暖的,这一年,暖暖的阳光后面必定有着与我们的熟悉无关的事物来到了我们的身旁。或者,暖暖的阳光前面,有着我们内心没有经历过的另外一种与温暖无关的话语……
  
  写到这里的时候,成都又是一个阴冷的早晨。阿坝高原上的阳光温暖地照在大地上。我之所以用大地这个大词,是因为,那种辽阔会让你感到人是那样的渺小,像是她的一棵草,一滴水,或者一枚阳光下泛着光泽的石子。我不想说这十三位女诗人她们的诗歌在阿坝高原上以什么样的形态展示着她们才具有的温暖,我会说,是《她们的诗》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进入这片高原的全新视角。这是她们的高原,她们晒着高原阳光的生活,她们高原生活中那些让人真实的一种话语。这是解读高原的一种必须,这种必须,会让我们热爱着的高原更加的可亲。
  如果文字可以描述这片辽阔的高原,在这里,让我向她们致敬,向她们的《她们的诗》致敬。

论文来源:《草地》 2012年第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gelisagency.com/5/view-1627183.htm



凤凰彩票购彩凤凰彩票购彩攻略凤凰彩票购彩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