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茶园离歌

作者:未知

  一   云雾像一条洁白的围巾,又像一块柔顺的披肩,绕着高耸的东山,飘飘渺渺,薄雾轻轻踩着绿油油的叶尖,袅娜而来。   嫩叶上滚动着晨露,晶莹剔透,淡淡的茶香氤氲着,几只蚂蚱在茶树上比赛跳远,蛐蛐在草丛里唱着曲调有些简单的歌。
  穿着花边长裙,戴着包头巾的瑶族妇女们,挽着竹篮,走进了茶园。她们哼着山歌,有时对唱,有时独唱,有时又突然吼一下“嘿哟――嘿咻”,让山歌变得更有韵味,更加甜美。
  今天是谷雨节,这个时候,我都会跟娘来采茶。爹爹最喜欢喝茶了,每天出去劳作都要带一壶茶,他不像其他人喝茶小口小口地抿,而是大口地狂饮着,有时喝完了,甚至将泡过的茶叶也一起吃了。看他嚼着茶叶一脸享受的样子,我也试着吃了几片茶叶,有些苦涩,但随后从舌头到喉咙再到味蕾,有一种甘甜淡香回味着。
  娘采茶真好看呀!细细的指尖灵巧地在茶叶尖上跳舞,像小船在航行,又好像蜻蜓点水,溅起绿色的涟漪。她的歌声和笑声滑行在绿叶间,融在云雾里。一会儿,绿色的茶叶就覆盖了篮子底。
  我也挽着一个小篮子,走在娘的前面采茶。由于没有茶树高,有时候要跳起来采摘,甚至直接爬到茶树上面采,有时茶树支撑不了我的重量,我就掉在茶树下。娘见了,却不过来拉起我,而是停下山歌哈哈大笑起来,其他婶婶也指着我笑,那笑声滑过一排排茶�洌�荡出去好远。
  采了一会儿,我独自去玩耍。茶园里有青蛙,有时还会看到小兔子。听村里的老人说,茶园里有一群兔子在谷雨这一天也会来采茶的,它们都会唱一首采茶歌。我跟娘来这里采摘过很多次,可是从没有见到过一群小兔子来采茶,更别说听到兔子唱采茶歌了。
  茶园很大,在东边的尽头,有一栋破烂的房屋,也许那群兔子就在那边玩呢。我这么想着,朝房屋那头走去。
  二
  就像走迷宫,绕过一排茶树,又钻入另一排茶树,倏然,我看见一只小白兔站在角落凝视着我,等我悄悄走近了,它撒腿就跑,等离我远了,又停下来,回头望我,用前爪向我挥了挥,好像在叫我快点儿追它。我急急地追上去,眼看就要追上它的尾巴,可它调皮地蹬腿踢茶树,无数颗露珠滚落下来,淋了我的头,小白兔趁机逃走了。这次它没回头,一下子就钻进茶树丛没了踪影。
  就在我失望之际,隐约中有袅袅的歌声传来,淡淡的忧伤弥漫着,我侧耳细听――
  绿绿的叶尖染过风
  绿绿的风染过指甲
  绿绿的手指抚摸你
  喝过绿绿的茶
  驮着金色的光
  变成绿绿的姑娘
  喝过绿绿的茶
  踮着脚尖旋转
  变成绿绿的小兔子
  ……
  走吧,跟我们回家
  不再忧伤
  不再流浪
  心儿跟我们回家
  ……
  这歌好像在哪里听过,遥远却又熟悉。啊,我记起来了,是在梦里,对,就在梦里。我曾做过很多次这样的梦,梦见茶园里一群小兔子在追蝴蝶、捉迷藏、唱歌,兔子们唱的歌就是这曲调。隐约中,一只大灰兔在对我招手:“亲爱的小白,我们好想你呀,回来吧,回来吧,跟我们走……”
  这歌声宛如一双长长的手,一把将我的心拉了过去,我循着歌声,跑呀跑。等我钻出茶树丛,抬头看,只见我来到了那栋破旧的房屋前。屋子倒塌了一大半,几根房梁努力地支撑着半倾斜的房子,如果此时有一阵大风吹过,我想那房子肯定会轰然而倒,破碎的瓦片零零星星散落在草丛里。
  那只小兔子从房子的后墙角钻出来看了我一眼,又钻进草丛里不见了,歌声也随即消失。
  我站在那里,想要寻找一点儿屋主人住过的蛛丝马迹,可是没有,只有一个大水缸,泉水从山上的竹林里流下来,经过一根长长的竹筒,流进了水缸。缸里的水,清澈幽绿,缸壁长满了苔藓。我伸手捧起水喝,甘甜清冽。
  我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小兔子出来,只好悻悻地走了。
  当晚,下起了毛毛细雨,洗刷着外面的树木和花朵,我望着窗外水雾迷蒙的世界,想着那只小兔子唱的歌。
  我把在茶园里所看到听到的奇遇跟爹和娘说了,可是他们却习以为常似的笑着说:“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呀,因为你本来也是一只兔子呀,是我们在茶园里捡回来的。”
  “哎,我不是跟你们开玩笑,真的,真的是看到兔子在茶园里唱歌!”我跺着脚,又一次强调。
  娘看我生气了,于是不再笑,过来抱抱我,有冰凉的液体滑落在我的脖子上。
  爹也不笑了,抽着水烟筒,烟雾锁住了他古铜色的脸,他望着窗外高耸入云的东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大人总是喜欢拿我们小孩开玩笑,总是说我们是捡来的,包括邻居阿虎的爹娘也是这么开玩笑地说阿虎是他们在路上捡回来的。
  我真的是爹娘捡回来的吗?如果不是,那应该有幼儿时期的记忆呀,我小时候是怎样的呢?怎么一点儿记忆都没有,每次我努力地回忆,可头脑还是一片空白。
  爹放下水烟筒,端起一碗茶,咕噜喝了一大口,我端过碗也想要喝一口,却被爹抢过碗。
  “小孩子不能喝茶,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爹端起碗,把剩余的茶倒进了嘴里。
  我不明白爹为什么对我喝茶有这么强烈的反对态度,就连我抿一口也不给。
  三
  第二天,天放晴了,阳光扫过绿油油的茶园,白色的雾气升腾,被雨水洗过、被阳光亲吻过的嫩叶,绿得发亮,散发着甜润的馨香。我和娘又来采茶了。
  为了能再一次见到那只小白兔,我采了一篮子茶叶就跟娘说去玩。
  “千万不要再去那栋破旧的房屋玩,会倒塌的,很危险。”娘警告我。
  我嘴里嗯嗯地答应着,可是腿却不由自主地朝那栋破房子跑去。
  风扬起了我长长的头发,露珠从茶树上滚落下来,调皮地溜进我的脖子里,清凉惬意。   穿过一排排茶树,绕过一片茶园,在一个转角处,我又一次看见了那只小白兔!那只小白兔一动不动,定定地站在那里,两只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凝视着我。我也不敢向前,就那样与它对视着。
  这样认真看它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那只兔子的尾巴很短,好像断了一半。
  “走吧,跟我走,我们一起唱歌。”突然,小白兔说话了。天呐,小白兔竟然会说话!
  “是……是在叫……叫我吗?”我回头看了看,又360度旋转了一圈,身边没有别人,除了我。
  “对啦,就是你,跟我走吧,伙伴们正等着你呢。”小白兔挥挥手,哦,不,是挥挥脚。
  我深吸一口气,颤巍巍地走了过去。小白兔不再像昨天调皮地蹬腿踢茶树,让我淋一身的露珠,而是有些心事重重地向前走着,也不回头看我。
  是不是我遇见了兔子精灵?我在电视里、在童话书里看过有关兔子精灵的故事,它们会邀请你去它们的兔子洞做客,或者跟它们一起玩游戏,最后玩着玩着,你就变成跟它们一样的兔子了。
  如果变成兔子,爹娘找不到我,一定会急坏的,一定会很伤心的,这么想着,我脚步慢了下来,就在我停住脚步准备撤退时,斜坡上,那首遥远而熟悉的歌又飘起来了,比昨天更低沉一点,忧伤的曲调一下子凝住了我的心。我的脚不听使唤地向前挪去。
  斜坡上,是一片矮矮的茶树。只见一大群兔子在采茶,一边采茶一边唱着忧伤的歌。
  “嘿,小白,你回来啦,快跟我们一起采茶吧。”其中少了一只耳朵的兔子对我说。
  咦,它们怎么知道我的小名呢?还有,它们为什么会说“回来了”?好像我跟它们很熟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我站在那里,搓着双手。
  “来啦,我们一起采茶。”那只短尾巴的兔子拉起我的手。
  它们一个个挽着小小的藤篮子,快速地采摘茶叶,哦,不,它��是在抓茶叶,一抓一大把,老粗的茶叶也被它们装进了篮子里。
  “孩子们,休息一下,过来喝茶啦!”一个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我抬头一看,一只身穿围裙的老兔子站在那栋破旧的房子前面在向我们挥手。
  兔子们立即朝老兔子跑去,我也被推搡着往那边走。
  “你好呀,小白,欢迎回来品茶。”老兔子微笑着给我递过来一杯茶。那微笑是多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绿色的茶叶在杯子里旋转、盛开,茶的袅袅清香扑鼻而来。我接过小杯子,尝了一口,刚刚进入口中时,味道有些涩,但当它缓缓渗入喉咙时,却感到一种清香的回味,甜甜的,让人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此时,脑海里闪现出一个个画面:我跟兔子们在一起玩耍,突然清脆的枪声响起,那尖利的声音撕破了我的记忆,我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四
  醒来已是夜晚。窗外,无数颗星星在空中眨着眼睛,好像是在呼唤谁。
  我正想起床,却听到爹娘在门外跟谁在低声说话。
  透过细细的门缝,我看见让我惊奇的一幕:一只老兔子正握住娘的手,眼角还挂着泪珠。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小白的照顾,你们是她的救命恩人,我们永世不忘。”老兔子说着就要跪下去了。
  “别说这样的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管是遇到谁,只要有难,我们都会出手相救的。现在小白的伤好了,是应该让她回去了。”爹扶着老兔子说道。
  “虽然我们也舍不得小白走,但是,为了她以后的生活,你还是带她回去吧。”娘扭过脸去抹眼泪。
  什么?难道我真的是一只兔子变成的?我受过伤,让爹娘救回来的?一下子,我想起了肚子上的伤疤,像是被子弹击中留下的圆圆的小伤疤,前不久还隐隐作痛,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天呐,我真的是一只兔子!那么跟我生活了这么久的爹娘是谁?我是怎么被他们救回来的?我的亲爹亲娘是谁?这么想着,我的头嗡嗡作响,疼得像被针刺。
  “我不要跟兔子走!”我大吼一声,把卧室的门打开,又重重关上。
  屋子里顿时静下来,也许他们都被我突如其来的大吼吓住了。
  尔后,娘来敲我的门。
  “小白,开开门,你听我说,是我们的错,不该隐瞒你。可是,你确实是我们在路边救回来的小兔子呀!那时候你被猎人打伤了,是我们救了你,然后给你喝了绿茶,不知怎的,你就变成小女孩了……”娘声泪俱下,瘫软在我房门前,还在一下一下地拍打着门。
  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一定是个误会,是他们在哪个环节搞错了。哪有兔子会变成人类的?那不是电视里演的吗?那不是童话故事里才出现的场景吗?不可能的,绝对绝对不可能!可是,面对会说话的兔子,我又怎么解释呢?
  “你们都是骗子,胡说八道!”我头疼,混乱,眼泪浸湿了我的脸,滴落到脖子上。
  又是一阵静,可怕的静。
  一股茶的清香飘进来,是爹娘在煮茶。
  一阵哀哀的叹气声传来。
  是不是我太任性了,让娘这么伤心。冷静片刻,我开了门。那只老兔子看到我,搓着手,有些不太自然。
  “来,乖,小白,这是你的亲娘,叫娘啊。”娘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到那只老兔子面前。
  那只老兔子看起来很老了,毛发松松垮垮的,眼角镂刻的皱纹,掩盖不住沧桑。
  “我不叫,它不是我亲娘!”我扭过头,哼了一声。
  “小白……”老兔子叫了一声,伸出手想抱抱我。
  我转过身不看它,但好奇心又让我微微扭头瞥了它一眼。是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大脑突然闪现一些像黑白电视由于信号不好而出现的雪花片段,那是我跟两只老兔子在草坡上滑草的画面。
  “你爹很想你,想你想得卧病不起,恐怕挺不了多久了,你还是跟你亲娘回去看看吧。”娘低声说,递给我一杯绿茶,那茶香好像有一股魔力吸引着我,让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接过茶。
  爹娘不是不给我喝茶的吗?为什么今晚破例让我喝?还没等我想明白,我竟然一口喝完了那杯茶。
  喝了茶的我,慢慢地,慢慢地在变小,身上也长出了白色的柔毛,耳朵也变大变长,身后竟然伸出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啊呀!我真的是一只兔子!怎么会这样?怎么办!
  愕然的我赶紧去抓自己的毛不想让它长出来,又赶紧去扯耳朵,阻止让自己变成兔子。可是,一切努力都不起作用。
  我瘫软在地上,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走吧,跟我回家。”老兔子的声音好像很有魔力,我不由自主地从地上爬起来,跟在老兔子身后走出大门。
  “再见了,小白!”爹娘抱住我哭了。
  我像个木头人,呆呆地任由他们拥抱,不过,我知道,此时,我的心里在流泪。
  “明年谷雨,我们会去看你的。”娘亲了亲我的额头。
  此时,大门外,一群小兔子唱起了那首熟悉的歌。
  夜色中,一群兔子拉着我,跟在老兔子身后朝茫茫东山走去……
  五
  虚无杂乱的空间中,好像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一骨碌爬起来,发现自己刚才躺在那栋破旧房屋前的杂草丛里睡着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呢?”娘跑过来,气喘吁吁,“害得我找了你好久。”
  我望望四周,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确实不是在梦里,我回想着刚才在梦里出现的情景,简直不可思议。
  “啊哈!我没有跟老兔子走,我没有变成小兔子!”我看看身上,真的没有什么变化。
  “你在说什么?难道还在说梦话吗?”娘摸了摸我的额头。
  “没有,没有。”我望着倾斜的房屋,摇摇头。
  这时,一只小兔子从墙角后面探出头,又溜进了草丛里。我追过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它。
  娘带我到水缸那里喝水,她一边捧水喝,一边对我说,以后采茶少来这里玩,这里偏僻,少有人来,你一个小女孩会有危险的!
  我想起方才做的梦,毛骨悚然,冷汗冒了出来。
  我急急地跑过去抱住了娘:“娘,我不要离开你们,你们也不要离开我好么?”
  娘诧异地看着我,幽幽地回答:“说什么呢?爹娘是不会离开你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永远!”


常见问题解答

凤凰彩票购彩凤凰彩票购彩攻略凤凰彩票购彩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