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面泡和鸡蛋包

作者:未知

  诸多食物中,凡被专家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吃起来定会让众人俯首甘为孺子牛。比如烧烤、小龙虾,或是济南随处可见的肥瘦各半的把子肉(卤五花肉厚片)。总会有人时不时跳出来说,“不健康!”吃的人却不见少。的确,没有人愿意跟自己的健康较劲,但真正因为健康就和自己酷爱的美食主动断舍离的,实在也不多见。在健康和口腹之欲间,相信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后者。选择前者的,也大都属于被动,被病历上的各项指标,逼上了一座再不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梁山。
  或许我的朋友中,感性的居多。酷爱食物的极致味道,本身就是一种感性。
  油炸的食物被认为不健康。其内因是脂肪多、不易消化;外因则是酒店用来炸的油通常会反复使用,要是路边摊,那油就更不能让人放心了。
  内外结合的原因,给油炸食物裹上了一层可怕的面糊。
  但我对油炸的迷恋始终如一。固执地认为:作为一种烹饪方式,油炸让食物产生变化之剧烈,不管是煎炒,还是蒸煮,都无法替代。至于空气炸锅,只要不放油,也不过是太监上青楼。
  记得当年读王朔小说,《空中小姐》还是《浮出海面》中,有句话,说他相信哪怕是土坷垃用油炸也会美味无比。说实话,这句话对我的影响不亚于王朔的某个中篇。
  面泡就是我老家菏泽的一种油炸美食。和油条不同,面泡不放碱,靠面粉自身发酵,面要和稀些,醒出泡来,用两根长筷子一坨坨,放进平底锅里,炸出来,比油条更筋道、更香甜。
  老家卖面泡通常不在清晨,或许是为了和油条差异化竞争,卖面泡的小摊黄昏时候才出,通常是两个人,一个推车,车上支起一个平底锅和一块和面的案板。一个人和面,一个人炸。不用吆喝,一锅金元宝一样的面泡,炸出来自然就能卖出去。
  那些年炸面泡的特别多,炊烟升起时,县城到处是炸面泡的油烟。我住在工厂家属院,邻居大部分都是下岗职工,有对小夫妻就在家属院门口炸面泡,我有时候买上一块钱的,趁着面泡的热乎劲儿,泡在大米稀饭里,面泡里浸透了米香,米饭里也多了一层油香,再就两片浇着香油的酱黄瓜,就是一顿香喷喷的晚饭。
  后来离开老家,就很少能吃到面泡,上次回去,听父亲说小区门口的菜市场有家炸面泡的,特别想吃,父亲一早就去买,回来说没有出摊,我们才恍然想起,过去都是晚饭才吃炸面泡。
  一晃好多年,记忆似乎已经模糊了早晚,虚化了美丑。
  济南没有炸面泡的,但也有一种相对独特的油炸美食――鸡蛋包。是用炸油条的面做成一个钱包形状的双层方块,炸至半熟捞出,再把生鸡蛋从一角磕进去,捏好口,扔油锅里炸透。捞出来,沥干油,就着豆浆或豆腐脑吃。一口下去,外面酥脆,里面软香,油条和鸡蛋的味混在一起,别具特色。
  我最初在济南吃鸡蛋包时,尤其喜欢在里面多放一个鸡蛋,炸出来的鸡蛋包个大,拿手里沉甸甸的。后来发现,这样的鸡蛋包很难炸好,要么就是外面过焦,要么就是里面的鸡蛋没有炸熟,所以现在很少这么吃。鸡蛋包并非里面的鸡蛋越多越好,关键要和包相处融洽,否则就不是鸡蛋包,而成了挂糊的炸鸡蛋。就像面泡,个头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要恰到好处,才会恰到好吃。
  许多事物皆如此,其秘诀就在于分寸的拿捏。高雅过了一点儿就是恶俗;爱情差了一点儿就是暧昧;有趣低了一点儿就是下流;纯真多了一点儿就是做作;勇敢过了一点儿就是冒失;谨慎过了一点就是懦弱;自信过了一点儿就是狂妄,就是自卑的另一种表现;快乐过了一点,悲伤就会突然泛滥。
  面泡和鸡蛋包,和油条也只是有点儿差别,但这一点儿差别决定了其味道的分道扬镳。油炸食物的健康与否也未必有一个明确的分界线,但油炸与否却是食物味道的重要分界线。
  在分界线上徘徊的人,就像是在一口巨大的油�边缘散步,一脚迈空,就掉进去,变成《西游记》中的羊力大仙。不过,走惯了,步伐也必然稳健,加上心里想着,即便掉进去,里面还有面泡和鸡蛋包托着,它们未必不是可以载我们驶向远方的小船。


常见问题解答

凤凰彩票购彩凤凰彩票购彩攻略凤凰彩票购彩大厅